废弃的一次性口罩处置不当会造成哪些危害?

其中防水层和过滤层采用聚丙烯无纺布超细纤维为芯材,是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主要材料(占90%以上);但是,虽然塑料(聚丙烯)是一次性口罩的主要成分,但口罩并不是塑料材料的主要使用方向。

 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预防和控制中,口罩是许多公民的最后一道防线。没有口罩,他们出不了门,接不了孩子,也上不了班。现在国内疫情虽然得到了很好的控制,但还是需要注意保护。毕竟国外疫情还是肆意的。

  轻飘飘的口罩已经成为手机和钥匙的日常必需品。但是,几亿个丢弃的口罩应该如何妥善处理?如何减少他们的环境污染?

  就在人们逐渐习惯戴口罩的时候,一些环保人士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担忧:一次性口罩所含的塑料物质会污染水源;丢弃的口罩会缠住野生动物,误食一次性口罩会危及其生命。一些环保组织发现,成千上万的一次性口罩被丢弃在室外,对城镇和村庄造成了损害。

  那么,保护人们生命的一次性口罩被抛弃后会去哪里,会不会造成新的污染问题?丢弃的一次性口罩应该如何科学处理?如何才能平衡公共卫生和可持续发展?

  丢弃的口罩有多脏?

  首先我们来看看显微镜下,用过的口罩绒布上明显附着的黄色颗粒。放大到2000倍,可以看到移动的细菌。

  所以用过的口罩一定要及时正确处理!普通人佩戴的口罩没有病毒传播的风险,可以按照生活垃圾分类的要求进行处理,而患者、疑似患者、护理人员丢弃的口罩需要按照医疗垃圾分别收集处理。

  丢弃的口罩怎么处理?

 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,口罩年产量约占世界总量的50%。2018年,中国口罩产量约为45.4亿,2019年超过50亿。受疫情影响,预计2020年口罩总产量将比2019年翻一番。

  疫情爆发后,相关企业迅速解决了生产特殊材料和建设熔喷布生产线的问题(来源:中石化)

  疫情期间生产了多少丢弃的口罩?王为记者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:按照每人每天丢弃一个口罩(重约5克)计算,中国每天将产生3500-4000吨丢弃口罩。

  一次性医用口罩主要由防水层(纺粘无纺布)、过滤层(熔喷无纺布)、耳带、鼻梁等部件组成。其中防水层和过滤层采用聚丙烯无纺布超细纤维为芯材,是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主要材料(占90%以上);PET塑料和聚氨酯(PU)是常用的耳带材料。常用材料有聚丙烯/镀锌铁丝、聚乙烯/镀锌铁丝或铝带。

  公共掩模过滤层通过熔喷工艺制备。聚丙烯超细纤维的直径约为2微米。当带有细菌或病毒的液滴接近超细纤维时,会被其表面的静电荷牢牢吸附,从而达到阻挡细菌或病毒的目的。但是吸附的病原体没有被杀死,给废弃口罩的回收带来了特别的不便。

  那么,废弃的一次性口罩处置不当会造成哪些危害呢?

  刘伟告诉记者,口罩很容易随风迁移。如果随意丢弃在环境中,一方面会影响景观环境,增加细菌病毒的传播途径;另一方面,进入土壤或水中后,在轻、大雨或强风的情况下,口罩会破裂,造成长期的微塑污染。

  但是,虽然塑料(聚丙烯)是一次性口罩的主要成分,但口罩并不是塑料材料的主要使用方向。因此,大量丢弃一次性口罩不会带来塑料废弃物的显著增加。

  王介绍,目前废弃一次性口罩的处置主要采用集中焚烧的方案。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可以一次性解决丢弃口罩等垃圾的处理问题,并且可以利用收集到的热量发电。它的缺点是会产生一些有毒的副产品,在一定程度上污染环境。

  除焚烧外,一次性废弃口罩的可能处置方案包括填埋降解、机械加工和化学回收。王表示,从循环经济的角度来看,目前这些方法并不理想,不能充分利用处理过程实现增值,带来更多的能源和经济效益。

  优化口罩的选材和设计

  鉴于废弃口罩带来的环境挑战,除了分类收集和处理外,我们还应开发增值技术,实现“变废为宝”和可持续发展。

  据王介绍,由于现有技术不能有选择地、高效地将聚合物分解成其原始单体,因此常常难以实现闭环和回收废弃的掩模。因此,如果将未来的一次性医用口罩设计成一体化材料,从基础材料的角度可以缓解废弃口罩的回收和再利用。

  常见的一次性口罩主要由聚丙烯制成的无纺布制成。

  他建议减少材料,尽可能使用聚丙烯材料,少使用其他高分子材料,避免使用金属,以实现材料的简化和功能的多样化,为后续的增值回收提供最大的便利。

  单一材质的口罩增值利用更简单方便,回收后可直接加工,实现低价值利用(熔化制造垃圾桶或花盆等日用品)、化学转化(热解成单体或小分子化合物)、升级回收(熔化加工实现功能化高性能)。

  此外,建议,在实现口罩材料一体化的基础上,尽快开发新型高分子功能材料,使口罩既具有阻隔细菌和病毒的功能,又具有杀灭细菌和病毒、延长使用时间的功能。

相关推荐